郑氏源流

  • 湖南四川为什么这么多广文系?台州南宋时的人口膨胀及麻城避难营​考​
  • 时间:2017-03-24 14:41:53 来源: 世界郑氏网 编辑: 郑天飞


湖南四川为什么这么多广文系?

台州南宋时的人口膨胀及麻城避难营

 

一、 四川和两湖台州亲如一家。

2010年认识郑恒远,他带来家谱记录全是广文系,我一直是疑问?以后网络发达了也见证了不少,丁酉年荥阳祭祖我们做义工,从郑玲的饮食口味上和台州没有差别,一直是一个疑问?以后看到四川省联谊会成立郑时岷当选会长,带队来荥阳祭祖,在我负责接待的宾馆,见面后好像有一种特别感觉,时岷会长口音非常重,我听的一知半解,但还是说不会的话,感觉特别亲。在祭拜祖先功德碑时,时铭会长来找我说:“只要你们台州有什么活动我肯定带队去,他说我的祖先是广文馆博士郑虔,听说广文公功德碑以落叶归根荥阳了,在那里带我去拜一下。"我把时铭带到了广文碑及其后裔独山刚立的碑和湖南郑国鸿等做在一起的碑区祭拜。以后我明白了为什么特别亲,祖先在召唤我们。以后加入四川微信网知道了,四川郑氏是广文支和清之支了,围绕这个问题今我把自己考证的写出来供大家参考。

 

二、为什么四川人多说来自麻黃?

 今天,在川、渝地区普遍流传着这样一首民谣:“要问祖籍在何方?湖广麻城孝感乡。”有关“麻城孝感乡”的口碑传说,世代流播,承载着诸多历史文化信息,但至今缺乏讲清其来龙去脉、发展演变的学术著作,致使该问题仍是困扰巴蜀民众的一道难题。

近年来,一波接一波的川渝民众,试图按照口碑传说以及族谱、碑刻的记述,在湖北某个地方寻找到自己祖先生活的家园,结果多是找不到谱糸空手而归的,越是找不到越是思乡心切。围绕这个问题我先说四川历史。

 

三、战争罪孽杀尽四川先辈。

元末明初和明末清初,四川经过战乱,导致人口急剧减少。因此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官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吸引外地移民,其中以湖广行省人口最多。以成都为例,清末《成都通览》曾记录“现今之成都人,原籍皆外省人”;其中,湖广占25%,河南、山东5%,陕西10%,云南、贵州15%,江西15%,安徽5%,江苏、浙江10%,广东、广西10%,福建、山西、甘肃5%。

1、蒙古军血洗四川省

1258年,蒙哥汗听取南宋降将建议,在派忽必烈攻云南以对四川“大迂回”的同时,亲率主力入川。蒙哥汗久攻钓鱼城(今重庆合川)不下为激励士气亲自擂鼓助阵时被钓鱼城军民抛石机所抛流石击中,在被送往缙云山抢救途中死于金剑山温汤峡(今重庆北温泉)。故忽必烈能当皇帝全靠四川,然忽必烈却因四川之顽强抵抗而大开杀戒,此屠杀已非“屠城”乃是“屠省”。成都三次被攻陷屠城,最终四川“五十四州俱陷,蒙军搜杀无遗,僵尸满野,江水不流”,四川人口由1300万被杀得不到60万。

2、农民称帝清军又血洗四川省

在明末清初,四川又遭受了一场大浩劫。在这个地域上,长期处于大规模的战争之中:1639年明末农民领袖张献忠起事入川,1644年第二次入蜀后建立大西政权,地主武装、清军、南明军一起攻向起义军,次年十一月,张献忠在西充阵亡,使川人死亡过半;16471650年,明军内部争权夺利,战火不断;16501659年,张献忠余部孙可望、刘文秀进入四川,在川北与清军激战;16601664年,清军镇压义军,搜捕明军残余分子;16731680年清军平西王吴三桂叛乱,攻入四川,其叛军与清军的“三藩之乱”历时七年。这些战争持续达三十多年,地主杀起义农民,农民杀反动地主,满人杀汉人,汉人杀满人,“杀得鸡犬不留”。

3、战乱造成瘟疫灾害

在大规模的战争中,不断地轮番拉锯厮杀,尸横遍地,瘟疫随战乱接踵而至,“大头瘟”、“马眼睛”、“马蹄瘟”、瘟疫及天灾接踵而至,境内人口锐减,耕地荒凉。

4、四川二次可怜到全省残余60万人口

明军滥杀,清军滥杀,地方豪强滥杀,乡村无赖滥杀邀功,张献忠也有滥杀之嫌。继而是南明与清军的战争;还有吴三桂反清后与清军的战争。四川人民遭到了一次次的战乱和屠戳。据官方统计,1668年四川成都全城只剩下人丁7万人。一些州县的户口存损比例,原有的人口只剩下10%20%。四川全省残余人口约为60万。

 

四、湖广填川途径。

1、元朝湖广填川

(1)至元十六年(1279年),合州(今重庆市合川区)降元,宋朝灭亡,四川宣告平定。至元二十一年(1284年),元世祖采纳四川行省的建议,命官从各地镇戍军中抽调一万人,进入成都平原,择膏腴之区立屯耕种。

(2)12641273年)之久,大力发展屯田,很快就收到成效。据《元史》记载,赛典赤莅官三年,人户增加了9565户,军士增加了12255人,钞银增加了6225锭,屯田收获了97021石粮食,撙节和买钞增加了331锭。

(3)至元二十一年(1284年)。在这一年前,元朝围绕四川出台了许多配套措施,由此可见立屯筹备的端倪。《元史》证实,蒙古屯戍西川者,原来多上都(今内蒙古正篮旗东北闪电河北岸)的军户,相应地,“其奥鲁皆在西川”。后来由于“每岁转饷,不胜劳费”,

(4)至元十九年(1281年)七月改由隆兴(今河北张北县)、西京(今山西大同市)军士更换。由此,“戍西川者,多隆兴、西京军士。”

(5)至元二十一年(1284),五月,元世祖命总帅汪惟正(汪德臣之长子)“括四川民户”;颁诏规定西川蒙古军屯“四顷以下者免输地税”。六月,下令将原来的驻扎四川的蒙古、色目军事机构“都元帅户”一律改为“万户府”等等。

(6)统一军屯免税政策的制定,军事机构名的称更改,以及对全川人口重新进行清括,这些都预示着在成都路所辖的西川境内,有一项经过精心策划、有着周密部署的重大战略决策。

(7)军人入户建立14个军屯所、万人军士开垦的军事屯垦区的创立。不过,有关这一重大事件的史料,却不直接载诸史册,而被粗心的明初史臣,胡乱地剪接在《元史》其他条目的记述。

2、清朝湖广填川

(1)整个明末清初的移民达一百多万人,有一半来自湖北、湖南。其中湖北约有30万人左右。麻城无疑占有重要比重。但麻城入四川多少人,笔者查阅麻城清代历朝县志,对移民这件大事均无记载。据清光绪8年刻本《麻城县志》户口记载:明嘉靖35年册定麻城人口148240人。明万历47年册定人口116234人。清代年初册定人口110287人。从这个数字推论,明末清初有37953人可能是移民方式到了四川。当然这里面还包括参加张献忠农民起义人员在内。但估计移民人数有3万人左右。这个数字如果属实,占到湖北移民人数的10%。在县级当中应当是较多的。这还不包括明代初年入四川的人数。如果算在一起估计不下10万人。据四川大学教授胡昭曦多年前就重庆、合川、南溪、广安四地58份族谱作了研究,清代以前入四川的118户,其中湖广占有85户,而这85户中有65户来自麻城。

(2)一是奉旨入川。当时朝廷颁发“楚民实川之诏”时,基层的实施部门采取武的办法强行捆押方式,把一个个村子围住强行入川,所以移民的原籍不仅大地名相同,连小地名也相同。著名作家马识途的祖先来自麻城,那是在乾隆年间,马氏四兄弟从麻城奉旨垦荒,他们从长江溯江而上,到达忠州(今忠县)境,离石宝寨十多里的弯丘和沙地坝落业,以后这里的小地名就叫马家山和马家湾了。马氏四支人在长江边的平出村共繁衍后代千余人。

(3)二是求生存入蜀。著名作家艾芜的祖先原籍麻城孝感乡,以种田为生。但因失掉了土地,康熙中叶在“湖广填四川”的大背景下,只有到西蜀去求生存,于是携妻带子,从长江水路进入四川,最终选在成都府的新繁县与彭县交界的平原上掏水沟插占务农。

(4)三是经商入蜀。清前期湖北与邻省四川的贸易十分方便,有的就近入蜀定居。如原籍湖北麻城的从事贸易的刘廷奇,在康熙39年命家人刘俊臣到中江“相土”定宅,之后偕妻沿途贸易到中江定居。四是为官改籍定居。如四川龙安营都司梁光裕,原籍湖广麻城人,入四川后任都司改职后,遂家于江油县全门乡五甲三木里。

战争罪孽杀光了四川人,现四川百姓多知道是湖广填川,可是湖广填川多知道来自麻黄孝感,麻黄只是一个县全迁到四川也填不上一个省,围绕这个问题我再说湖北麻城历史。

 

五、麻城难民集中营。

1、麻黄由来

麻城,宋属淮南西路黄州。理宗端平三年(公元1236年)避兵乱,县城曾一度迁至什子山(今县城东80里)。

元初属湖广行省黄州路,至元二十九年(公元1292年)随路改属淮西道。大德三年(公元1299年)又随路改属河南江北行省。从上属可以看出了为什么叫麻黄了,实际祖先来自麻黄就是黄州府麻黄县。

2、麻城县的地貌概况

麻城县位于大别山(今河南、安徽、湖北交界处)南麓中段,兼有高山、丘陵、平原地形,可以说是一个多样化的生存环境。

麻城县界在鄂东边陲,北与今河南省新县、商城以山脊为界,东北与安徽省金寨县为界,是一个地处鄂豫皖边的名符其实的“三不管”地区。因此,在地缘上远离政治权力中心,属于“山高皇帝远,猴子称霸王”的偏远地区,容易形成鞭长莫及之势。

麻城地处鄂豫皖三省要冲,素有“屏蔽江淮,北控天中,东引吴会,形势险要”之称。

麻城市一片山区发现了60多座古代兵寨堡垒群落,其中面积较大、保存较好的有东山寨、雁门寨、云雾山寨等12处。这些兵寨堡垒散布在麻城市方圆百余公里的奇峰峭壁上,是连接北方和南方的要冲。兵寨依山就势,大多为石块垒成,高六七米,石墙厚达一米,犹如一座座城堡。每座兵寨前都有寨门,寨下有多层兵道、战壕,寨内有石房,寨周有箭垛、瞭望窗、箭楼。这些兵寨堡垒形态各异,有的寨与寨之间还有兵道相连,瞭望孔之间可以相互联络,形成了完整的防御体系。

人群集聚之所。麻城不仅有险可守,而且宜于农耕,适合众多人群集聚。麻城因独特的地利条件,盛产各种农作物。

3、地形险易守,战乱选择避难

元末明初,天下大乱,群雄争霸,江西一时间成为各种势力争夺的焦点。饱受战乱之扰的江西地区的民众,出于求生的本能,竞相逃往有险可守、有地可耕、宜于众多人群居住的麻城避难生存。

对此我引用罗威廉教授指出:“这一蹄形的中心高地,是中华帝国最持久稳定的地区之一。虽然有周期性的移民出入浪潮,该地却是一批相当稳定并扎根于此的人口的发源地……麻城在历史上更多地不是制造难民,而是从农业匮乏地区接受难民(通常是穿过山区而来的豫南难民。”

除来自河南的难民外,至今麻城人多称自己祖先来自于江西的传说。这些外来难民之汇聚于麻城,在很大程度上也与麻城适合避难人群生存的地理优势有密切关系。

4、麻城孝感是湖广填川的中转站

中转站也是移出办事处,和大槐树是同一个性质的。麻城移民博物馆内,一个立体地图更是形象地展示了麻城孝感乡的位置,在麻城当年四个乡——太平、仙居、孝感、亭川中,只有孝感乡座落于举水河冲积平原上,古代是官宦、商贾、文人、游客过往的通道。

麻城移民文化研究专家凌礼潮说,麻城移民潮持续时间长,从元代持续至清代,既是“江西填湖广”的中转站,又是“湖广填四川”的出发地,涉及数万人的大规模军事移民就有几次。

麻城填川人口来历是江西和河南,为什么四川又多是广文系和清之系呢?我再围绕这个问题说说台州的历史和荥阳留下的郑虔后裔,江西的郑清之后裔概况。

 

六、浙台文教之乡 豫荥郑学正宗。

1、台州南宋是国家直辖市

台州府在南宋时为畿辅(省级),临海作为其治所,在各方面均有较大提升。拥有着众多的文物古迹,素有“小邹鲁”和“文化之邦”的美誉,形成了名城、名人、名迹、名特“四名”之城。宋代时曾被文天祥赞曰:“海山仙子国,邂逅寄孤蓬,万象图画里,千岩玉界中。”临海话是吴语。

建炎四年南宋定都临安一直是南宋的政治、经济与文化中心,台州成为辅郡 (郡是省),其地方势力成为南宋王朝的重要支柱。早在北宋熙宁四年至七年(10711074),钱弘俶之孙钱暄就出任临海太守。稍后,钱暄之子钱景臻被招为仁宗女秦鲁国长公主的驸马。驸 马、 公主之子钱忱为少师、荣国公。靖康元年(1126)金兵入侵汴京,公主、驸马避难临海,钱氏 成为台州望族,成为南宋王朝的有力支持者。高宗时,钱忱侍奉秦鲁国长公主入觐,高宗赐 公主第于台州崇和门内美德坊(今台州中学与东湖之间)。孝宗时,钱忱之子钱端礼官至参知 政事。钱端礼又有女被选为王妃。宁宗开禧元年(1205),钱端礼之孙钱象祖被授为参知政事 兼枢密使,嘉定元年(1208)任左丞相。与钱氏并盛的还有临海县谢氏。庆元六年(1200),谢 深甫任右丞相,封鲁国公。宝庆三年(1227),谢深甫的孙女谢道清被册封为理宗皇后,到度 宗时被尊为太皇太后,垂帘听政,实际上掌握了最高统治权。谢氏四代鼎盛,另有封赠为王 的四人、为公的二人。钱、谢两族之外,理宗淳四年(1244),黄岩县人杜范任右丞相兼枢 密使;开庆元年(1259),天台县人贾似道任右丞相,度宗咸淳三年(1267)平章军国重事;同 年,宁海县人叶梦鼎任右丞相兼枢密使,七年进封临海郡公;恭帝德二年(1276),仙居县 人吴坚临危受命,任左丞相兼枢密使。南宋晚期的军政重任几乎全在台州人的手中。这时南 宋国土日蹙,台州的地位更为上升也是时势发展的必然结果。

2、台州人口聚集

整个南宋时期,由于北方沦陷,大量的包括皇族在内的贵族大姓南迁。 据近年台州各县市编修志书时统计,当时迁入天台县境的有99个姓氏,迁入三门县的有32个 姓氏,迁入温岭县境的有22个姓氏,迁入玉环县境的有10个姓氏,迁入州治所在的临海县境 的人数肯定更多。现在的临海城关赵巷一带,就是当时南迁皇族的聚集居住。

3、台教正宗兴邦

自南宋绍兴二十 一年到淳熙七年的120年间,在临海与黄岩两县的皇族后裔得中进士者各有26名,可见当时 在台州的皇族人数相当可观。

4、宰相王室避居台州

同时,还有大批原籍北方的大臣,退职致仕后定居台州。仅以宰相而言,先后定居或寄寓台州的有山东乐陵人吕颐浩、湖北襄阳人范宗尹、河南上蔡人谢克家、江苏丹阳人翟汝文、河南洛阳人陈与义、河南汝阳人贺允中、湖北襄阳人王之望、四川眉州人杨栋等八人。这既是台州社会地位上升的一个促进因素,也是社会上升带来的一个结果。今刚刚在黄岩出土的赵康胤七世孙古墓,和宁海县保护完好的祖籍福建的郑霖宰相墓,和台州的叶适叶梦鼎宰相墓,多铁证了南宋天台山脉和神仙居是王公大臣隐居福地。

5、宋亡台州人口避难江西湖南湖北

南宋时期台州是如京城,人口密集,到了南宋灭亡台州人又向江西湖北迁徒了,到了麻黄后以仙居乡,太平乡纪念祖地太正常了。(如今台湾省国民从大陈败退后, 把大阵岛民强迁台湾后,集居地起名大阵村一个道理。)湖广填川后四川大量出现广文系了,这样湖南多是广文系了就符合战争难民迁移过程了。光这不能证明台州人在麻城,围绕这个问题我再谈谈江西的人口迁徒史。

 

七 、江西人口迁徒史。

1、中原北方和浙江迁移江西

 第三次在两宋时期,北方民族入侵,一批批汉民再次迁往江西福建广东地区,与当地畲族、瑶族等少数民族逐渐交融,最终形成客家民系;浙江南宋灭亡逃亡途径是入赣和入闽(闽又是海洋茫茫,难以隐藏,首选穿山林入赣。

2、宋亡浙江迁移江西再迁广东福建

南宋末年是客家民系南迁到广东的关键时期.随着蒙古军的南进,江西福建客家先民随败退的宋王室进入广东东部、北部。

3、江西瘟疫强令沿海迁江西

第四次是明末清初,江西南部由于满族统治者的蹂躏以及瘟疫发生,人口锐减,加上福建西部和广东东部浙江东部人口膨胀,清政府通令沿海居民向内地迁移,一部分客家人又回迁江西南部,另有一部分迁往广东福建客家人由于湖广填四川的政策迁徙到四川。

第五次在近代,不少客家人从广东东部和福建西部一带迁往沿海,大量客家人移民至南洋、台湾等地。

4、江西填湖广

 曹树基《中国移民史第5卷:明时期》总结:在洪武年间(早期)湖北地区的174万总人口(不包括施州地区的少数民数人口)中,土著人口占43%,移民人口占57%。根据各府的移民原籍作一统计,在湖北的98万移民人口中, 江西籍移民约为69万,占总人口的70%。——湖南全区在洪武年间的278.7万各类在籍人口中,元末及洪武年间迁人的民籍和军籍移民达73.1 (包括移民移人湖南后所生子女),占当时全区人口四分之一。

曹树基《简明中国移民史》第364面有另个算法:1947年湖南人口中,35%左右是元末明初移民的后裔(明初移民后商占24%左右),大多从江西迁人。由此推断: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湖南人口约为250 万,加上132所的7.5万军人及15万家属,共约273万。元末明初移民占总人口的39%左右,即有105万,其中江西移民占 74%左右,则有人口 78万。

这样我们再来看看麻城受郑学影响文教大兴。

 

八、郑学福泽赣湖广川。

1、康熙九年(1670年),重修《麻城县志》告竣,曾任晚明山东历城知县、后自号“禅悦老人”的汝南人宋法,在《序》中记述了明代麻城人文繁盛的局面:

(麻城)昔为僻壤,今号名区。文献轶群,甲于天下。余发未燥,即闻其衣冠风政、田园物产、管弦沸楼,鱼虾腥市、声光雄埒,震耀邻封,乃光、黄之绝无而仅见者。若夫四民之首,人文秀出,家弦户诵。科第则麟经之乡会,名魁无出其右……

洪武初年,在明朝的治理下,麻城经济、社会有了较快的发展。麻城民谣有云:“东乡田庄,西乡文章。南乡经商,北乡酒浆。”

这一独特的民风就是从明朝开始奠定基础的。有明一代,麻城由原来偏处鄂东一隅的“僻壤”,一跃而成为一个人文“乡会”的“名区”。境内拥有万松书院、白杲书院、道峰书院、百元书院等十余所全国闻名的书院。

在浓厚的学术氛围下,明代麻城共产生了121名进士,培育出了邹来学、李长庚、梅国桢、梅之焕等一大批文化名士。同时,还涌现出梅氏、李氏、刘氏、邹氏、周氏等名重一时的世家大族,更吸引了明代著名思想家李贽、性灵派“公安三袁”、作家冯梦龙等学者在麻城进行学术创作活动,由此开创了麻城文风繁庶局面,促进了麻城文风的昌盛。

这里再申明一下各位宗亲别看没有郑进士,实际湖北梅氏也是郑氏分姓出去的,梅之焕进士家谱就是《郑梅氏合谱》我以联系湖北省梅氏宗亲会,郑玲也和梅会长通了电话,梅会长非常高兴认同郑文化文教启蒙。

2、湖南郑氏文武大兴

 湖南郑文化我多不说了,就郑国鸿总兵(东海海军司令)为保卫祖籍地打英军侵略,剩下一个人就义海疆,今舟山市在定海建立纪念馆,台州郑广文纪念馆也立像纪念。

这里面郑学不是但指郑广文,也包括郑玄。湖南人口全是郑广文分支,正申明一点全国各地广文系脉也不可能全是台州迁去的,郑广文到台州只有一房妻子过来照顾的,其余多是在中原荥阳郡,今王夫人墓志铭以出土,上面也详细说到河南移民至湖广途经了。国立郑广文纪念是在台州,公遗骨也在台州,不放便来台州也可以去荥阳盘龙山名人苑祭祖。台州王晚霞馆长以送祖灵归根祖地了。

 

      台州郑仙才拜理于丁酉年清明前

 



荥阳市人民政府世界郑氏联谊中心 河南省郑文化研究院 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荥阳市人民政府世界郑氏联谊中心 河南省郑文化研究院
地址:河南省荥阳市万山路9号 电话(传真):0371-64603583 64669555 64688035
豫ICP备05010404号 公安备案号41018202000221 世界郑氏宗亲信息管理系统

安全联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