荥阳与郑氏

  • 顾全大局 求同存异 ——同贺“郑氏宗祠”动工盛事有感
  • 时间:2017-03-24 10:13:33 来源: 世界郑氏网 编辑: 郑天飞


顾全大局 求同存异

——同贺“郑氏宗祠”动工盛事有感

 

【编者按】水有源,树有根,人有本。百善孝为先,焉敢忘本?作者是郑氏家族的后裔,为了溯源追本,传承家族文化,为了“宿松郑氏宗祠”的再度筹建的公益事业,从筹建选址、定基破土、收款定日、发标招标、开标定标、喜讯通知、清基定向、再到动工日期……劳心费神,兢兢业业,无私奉献的精神令人钦佩!在物欲横流的当今社会,由于人们的道德观念的差异,做善事公益事业也并非易事。“宗祖久分之苦不能毁在当代!子孙难合之痛不能祸在当代!当代宿松郑氏后裔要以大局为重,要以求同存异为出发点,不能始终蜗居家中听之、任之!”作者的一番感叹之语道出了其中的苦涩,令人百感交集!

  “宿松郑氏宗祠”从筹建选址、定基破土、收款定日、发标招标、开标定标、喜讯通知、清基定向、再到动工日期只有一天的时间了,真的累了——心累!体累!本想好好静下来明天的起手有会长郑必荣,实施小组郑才旺、郑仁松和郑金华等,还有“喜讯通知”上自愿去的宗亲们,他们可办得圆圆满满的。

忽接“皖西南(宿松)”副会长城关郑必超电话:“豪嗲!明天什么时间到郑冲?”

我答:“太累了!我想歇歇,明天我不打算去!”

“什么?有什么变动?”

“不是!不是!你误会了!今年为建宗祠,跑县城!跑郑冲真的是太累了!”

“您不去!这怎么合适呢?我们也不好去呀!”

其实我嘴上说不去,身、心累再怎么也丢放不下,忙说:“去!去!我不去也确实有点不合适,明天就在那里会面!”

“好!就在那里会面!”

动工日,郑必超一支分城关和邑南共去了四人,加我五个正好乘坐一辆小车一路去郑冲。郑必超一行四代表为何做宗祠那么积极主动呢?这其中还有一个族中重要原委:话说,宿松“六修”宗谱,宗谱总编辑金山老人在宗谱“郑氏历届修宗谱年代”后叙述了这样一段话:“六修於一九九零年,六修时全面通知全族,仍有少数支裔和个人不参于修谱并非吾人否认但看其子孙之昌盛。”这段话就包括他们一支。“六修”完毕后我与郑必超、郑必凡交往甚多和他们兄弟几个在外地贩运水果和在外地遇难以及外地郑氏如何帮忙之事,现身说教于他们父辈当初不顾大局,不交款修谱的错误行为,以致造成少叙一届谱的遗憾。父辈知错,儿辈当然后来对这些家族公益大事就非常关注!非常重视!非常支持!

车子行到隘口,接秘书长郑仁松电话:“豪叔!你们到了哪里?离吉日吉时快到了!”我说:“我们已到隘口,你们照你们计划行事,不用等我!”车子行到坝上,在车子里隐隐约约就听到了阵阵花炮响声——郑氏宗祠终于动工了!

一到场地,趁热闹暂未散去,我急下车赶紧抢了几个镜头与我们带来的花炮现场一起留在手机里。隆重过后,就是施工机器的轰鸣声和施工人员的指挥声,其他人等就是交谈、相聚。

手机这时又响了,拿出来一看:马坂郑秀保。接通对面传来:“是英豪叔吧?你现在在哪里?”我回:“在郑家冲!我在群里发的‘喜讯通知’你知道吗?”“我就是冲着你通知才打电话的!”“你来呀?”“我来!我代表我个人来恭贺一下!”“非常欢迎!我们都是私人行动!”

马坂郑秀保一人开着“宝马”来了!吃过午饭后,我对郑必超说我回去就坐秀保车回去,我正好有好多事要与他沟通。就付过必超为我代买的80元花炮钱,秀保马上掏出100元说他要为我付并说:“我知道你的情况,我来付!”我马上说:“不!谢谢!心意领了!”

在回来的车上,郑秀保车子开得很慢,我问:“你今天花了不少钱吧?”

他答:“你猜多少?”

“不好猜!”

“那花炮400元一个,那大红卷炮280元,那要是晚上放,花炮是非常好看的!”

“呀!日里本来就好看,夜里当然好!”

“我今天来真是冲着你而来,几十年如一日,为‘宿松郑氏’有目共睹,你的精神太感动了我,所以我一定要来。当前些时看到你发的通知,我正好在深圳,昨天赶回来,今天我打了几个人的电话,邀他们一起来,他们都说没有时间,是真的没有时间吗?我是说是你英豪叔家盖房,我知道,我应来恭贺,况这还是以你为首的建‘郑氏宗祠’建造?我姓郑,我更要以我个人的名义来恭贺,这钱花得值……”

“大家都有你那么开明,公益事就好办多了!不顾全大局,不求同存异,不有事拿桌子面上来谈,始终缩在家里听之、任之,最终是当代人不顾宗祖的努力合并之功来害其子孙分裂。宿松郑氏人丁不到二千,再分分不起呀!不过我们开弓没有回头箭,既启动了,我们就一定有能力把这事办好,也一定能办好!收款、捐款少,就做差点,收款、捐款多,就做气派点。望江52户人家能集119万元建400平方米的祖堂,我就不信我宿松做不成宗祠?完成不了这项功在当代、惠及子孙、荣耀宗祖的郑氏千秋大事!”

“是得也是……”

“马坂郑氏”与“郑冲郑氏”到底是何关系?对不深入研究宗谱的人来说是根本搞不清楚的。其实这个问题我早在2002年《宿松郑氏荥阳刊》第二期《马坂郑氏与郑冲郑氏》一文说得清楚明白。

综合以上两个典型族例,郑必超、郑秀保为何那样主动、积极,他们有他们的痛,他们有他们的开明、大度。“宿松郑氏”不象宿松“吴、张、王、李”,他们几万人口分得起,小小“宿松郑氏”四千人口还能再分?宗祖久分之苦不能毁在当代!子孙难合之痛不能祸在当代!当代“宿松郑氏”要以大局为重,要以求同存异为出发点,始终蜗居家中听之、任之,你是在害你子孙,并不是说“有谁敢不要我姓郑?”




荥阳市人民政府世界郑氏联谊中心 河南省郑文化研究院 版权所有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荥阳市人民政府世界郑氏联谊中心 河南省郑文化研究院
地址:河南省荥阳市万山路9号 电话(传真):0371-64603583 64669555 64688035
豫ICP备05010404号 公安备案号41018202000221 世界郑氏宗亲信息管理系统

安全联盟
关闭